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 - 看足球比赛|足球球星图片大全图片

400-176-1818

客服熱線(9:00-18:00)

新金融觀察丨丁化美:“非標”流動性需要專門市場提供錯位服務

發布日期:2019年10月23日 點擊:

屏幕快照 2019-10-23 上午10.49.56.png

這兩年,受到金融嚴監管要求,各地金交所都在尋求業務轉型。在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總裁丁化美看來,對于《認定規則》出臺,交易所的對策是更加主動地為非標提供服務,滿足他們的流動性需求,比如交易所一直在開展的PPP二級市場,不良金融資產市場,以及過去做過的政策性債轉股資產的二級市場、另類資產的二級市場,都是交易所為金融機構提供的一種錯位服務。


以下內容來自《新金融觀察報》采訪文章,原文標題為《標債規則落地 “非非標”告別舞臺金融記者 盛長琳。




世間再無“非非標”



2019年10月12日,央行發布了《標準化債權類資產認定規則(征求意見稿)》(以下簡稱“認定規則”)。《認定規則》明確了標準化債權類資產的范圍以及應符合的條件。

作為 “資管新規”的配套規定,被《認定規則》明確認定為“非標”的債權資產意味著將受到期限匹配、限額管理、集中度管理、信息披露等諸多監管要求。

最受關注的,是將市場上之前認定較為模糊的、被視作“非非標”的債權資產,如理財直接融資工具、北金所的債權融資計劃等明確劃入非標準化債權類資產之列。

這也難怪,《認定規則》一出,當天資管圈里有人感嘆“世間再無‘非非標’”。這個聽上去有些繞口的名字,是特定歷史的產物。由于過去銀行業將“非標”用于繞開部分監管指標,因此“非標”受監管部門高度關注。因為本質上“非標”就是放貸形成的債權資產,且無流動性,與貸款并無本質區別。

當然,市場永遠有繞開監管的動機。這一次,“非非標”應運而生。2016年,原銀監會頒布《關于規范銀行業金融機構信貸資產預期年化收益權轉讓業務的通知》,銀行可以將信貸資產拿到銀行業信貸資產登記流轉中心,形成信貸資產流轉和收益權轉讓相關產品,這些產品不納入“非標”,當然也不符合“標債”定義,因此便是“非非標”。

當然,除了銀登信貸資產流轉,“非非標”還包括理財直融工具、北金所的債權融資計劃、中證機構間報價系統股份有限公司的收益憑證等。不過,銀登信貸資產流轉占絕對比例。
  
“這次《認定規則》出臺后,首當其沖的就是理財直接融資工具、債權融資計劃等‘非非標’資產,對于未來銀行理財等行業都將造成一定的影響。”聯合評級分析師朱天昂表示。
  
對于銀行理財來說,“非標”、“非非標”是理財產品提高收益的主要方法,如果沒有這兩種資產,銀行理財收益率會與固收類公募基金接近,對客戶的吸引力便會下降,銷售難度加大。
  
“我們給投資者的產品基本上都是‘非標’,原本就受到嚴監管。所以影響并不是很大。” 上海一家信托公司的業務人員對新金融記者表示。
  
不過,有業內人士也表示,原本部分信托產品可通過銀登中心掛牌變為“非非標”后對接銀行理財資金,未來認定為‘非標’后可能會由于期限較長而無法滿足“期限匹配”的要求而導致認購意愿的下降。
  

債權融資計劃擱淺?


  
“受影響比較大的可能是金融資產交易所的一些產品,原本被認為是‘非非標’,這次可能會受一些影響。”前述信托從業人士表示。
  
該業務人員所說的,是北金所的債券融資計劃。時間回到兩年前。2017年6月,交易商協會發布文件關于同意《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債權融資計劃業務指引》的通知,將債權融資計劃作為銀行間市場品種開展業務,由于交易商協會發行產品都被認為是標準化產品,再加上北金所與交易商協會千絲萬縷的聯系, 一度讓市場以為該債權融資計劃有望“轉正”。
  
這也徹底帶火了北金所推出的“債權融資計劃”,它是融資人向具備風險識別和承擔能力的合格投資人,以非公開方式掛牌募集資金的債權性固定收益類產品,被市場稱為北金所版的PPN。
  
該四個關鍵部分:一是主承銷商機制;二是融資人范圍適當下沉,即開放給沒有達到發債門檻的融資主體;第三是投資者適當性制度;四是信息披露制度。
  
上市公司、房地產企業、地方融資平臺都紛紛把北金所的債權融資計劃視為“融資神器”。“北辰實業擬發行債權融資計劃額度不超過20億”、“房地產另類融資樣本:首創置業擬在北金所發行20億元債權融資計劃”、“中南建設擬在北金所發行不超過10億元債權融資計劃”……越來越多缺錢的企業開始涌入。
  
在當時,北金所的債權融資計劃究竟是“非標”還是“非非標”,是有一定爭議的。有的地方監管局將其認定為“非非標”,從而導致當地銀行理財資金成為該計劃的大買主,但是更多的地方監管局則將其劃入“非標”的行列。
  
今年上半年,北京金融資產交易所董事長王乃祥出席某論壇時,還為自家的債權融資計劃做廣告,“債權融資計劃已經成為促進中小企業連接銀行間市場的一個有效融資載體,進一步增強了銀行間市場服務的普惠性和可及性。”而如今,債權融資計劃被明確列入非標,受到更多監管,那么作為其重要資金來源的銀行理財恐怕會三思而后行。
  
2011年,北金所與銀行合作推出委托債權計劃,推出當年交易總額突破上千億元。2013年8月份出的8號文把委托債權投資規定為“非標”以后,規??嘉?,北金所轉而尋求業務轉型,推出了債權融資計劃。
  
而如今,為北金所業務規模擴張立下汗馬功勞的債權融資計劃再一次被列入了“非標”,不知道接下來北金所將會如何突破?
  
這兩年,受到金融嚴監管要求,各地金交所都在尋求業務轉型。在天津金融資產交易所總裁丁化美看來,對于《認定規則》出臺,交易所的對策是更加主動地為非標提供服務,滿足他們的流動性需求,比如交易所一直在開展的PPP二級市場,不良金融資產市場,以及過去做過的政策性債轉股資產的二級市場、另類資產的二級市場,都是交易所為金融機構提供的一種錯位服務。


二維碼.jpg

公司股東